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江弋球迷有理想足球才有希望

时间:2019-06-16 19:11: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江弋:球迷有理想 足球才有希望

本报评论员江弋

想人生苦是离别,唱到阳关,休唱三叠。

比赛都结束5分钟了,他们还在唱。0比4惨败、个打道回府,爱尔兰人并没有一脸悲凄愁苦,只用了一首歌的时间,他们就从输家变成了天使。

再弱小的民族都应该有属于自己心灵的歌谣。

《阿萨瑞原野》,爱尔兰古歌,内容与足球完全不沾边,它却是本届欧洲杯开赛至今“民间”奏响的强音,当东欧赛场被斑驳的历史仇恨、民族对立、种族歧视乃至街头霸王压得喘不过气来之时,从满目绿色的看台传来的这阵歌声,犹如天籁、负离子、马蹄爽!爱尔兰人用自己歌喉唱出了一句无国界的真理———如果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这样的球迷真伟大。

爱尔兰球迷在为纯正的足球趣味歌唱,他们不分敌我,既为西班牙精灵喝彩,也为自己的笨拙、不放弃精神鼓掌,这样的歌声,本身就是足球情场原始的为爱痴狂。

悲观的民族盛产哲学家,乐观的民族盛产艺术家。听罢《阿萨瑞原野》,你便容易理解爱尔兰国徽为什么会是把竖琴。视死如生,汉朝人的生死观到了爱尔兰人反抗英国殖民者时,就是一曲曲越挫越勇的琴声悠扬。

爱尔兰人像忠于自己的女人一样忠爱音乐。这个国家曾不允许离婚,但是可以选择婚期年限,1年的登记费折合人民币2万多,100年只要6元钱———与其说这是赚钱还不如说是一种美好的祝愿。法律都能浪漫到如此境界,难怪这里是肖邦夜曲的起点,贝多芬灵感的源泉;难怪这里有恩雅、酋长乐队和奥康纳;难怪这里能生出可儿家族合唱团,大哥吉他、大姐小提琴、二姐打鼓、小妹锡笛兼主唱———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纤尘不染的吹拉弹唱。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

格但斯克的歌声不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更不是吊丝以貌似自我矮化的方式接受残酷的现实。歌声是爱尔兰人献给足球、献给球迷的风雅颂。凯尔特人的音乐是真正的世界音乐,全世界万难找出第二个国家像爱尔兰这般,能将炫民族风和宗教的圣洁,浑然天成地唱响云端。

这样的音乐就像一杯加冰的百利甜,层层叠叠、有条不紊,奶油慢慢在威士忌中融化,巧克力尽情挑逗着你的舌尖。

“我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只是每天早上睁开眼睛迎接新的一天,一个人努力活下去……”青山七惠《一个人的好天气》仿佛在鼓励爱尔兰人继续唱下去,这次到双兰看球的外国球迷并不多,欧债危机之下,家家都不好过,c组四国平均每六人就有一人失业。格但斯克的看台上绿肥红瘦,爱尔兰球迷自嘲说:“西班牙球迷都忙着挣钱还债去了,我们反正已经失业了,就把这仅有的一点积蓄拿出来看球吧……”

一壶酒,一竿身,世上如侬有几人。

十八世纪都柏林诗人汤麦斯·摩尔为民歌写下:“夏天里一朵玫瑰还在孤独地开放,它可爱的伴侣已凋谢死亡。再没有鲜花陪伴,映照它绯红脸庞,与它一同叹息悲伤”。即将失去爱尔兰球迷之歌的欧洲杯就是夏天的一朵玫瑰花。

爱尔兰球迷的歌声让全世界的球迷敬仰、震撼,不是因为他们的歌喉歌技高不可攀,而是他们用歌声让球迷找到了与对手沟通的语言———人与人之间,还能在这样一个阴冷的雨天,如此心贴心地在创口中取暖。

把酒当歌,就让爱尔兰人主办2020年欧洲杯吧。

他们的歌声崇尚绿色,绿色就是生命和力量;他们的歌声饱含同情心,一个40%的家庭都养狗的国家,才是人类的朋友;他们的歌声充满豁达,他们超脱了对自己脚下足球的小爱,到达了对体育精神的大爱。

在那阿萨瑞的原野上,球迷才有理想,足球才有希望。

儿童教育
微信公众平台商城
急性皮肤红斑狼疮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白银有哪些眼底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