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华文生死姻缘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19:11:4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乾隆年间,柳河郡,有一大户人家,曾是太守三公子,曾姓,名,宝骏,年,四十有二。娶妻,韩梅花,年三十九岁,膝下只有一个姑娘,名,曾丽艳,年,一十六岁,生的聪明伶俐,貌美如花。  这一日,是清明时节,父母一同前往祖坟祭奠,家里只剩下小姐曾丽燕还有一些奴仆。巳时偏过,表弟韩晓峰到访,这韩晓峰是舅舅韩奎家的独苗,一十五岁,生的也是聪明伶俐,一表人才,就是贪玩,像一个浪荡公子,姑父不喜欢他,他做人不要求上进,在加上舅妈又是非常溺爱,又是事事都顺从着他,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吊儿郎当,舅妈也曾劝解过他,可是舅妈的劝解就像云雾一样来的快散去的也快,舅舅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几番相劝无果,都被舅妈横档竖隔着不让他严厉的管教,就这样,表弟他韩晓峰在娘的宠爱下日异放任不羁,所以至今表弟韩晓峰仍然不受姑妈姑父待见,他不思进取,时时荒渡着时光,再加上韩家的家业殷实,舅舅再也懒得管教和束缚他了。  “春红,去,到厨房吩咐他们做几样小菜,在煮上几个鸡蛋表少爷吃这个,在端碗米饭你再拿上几个包子,你,快去快回想着表少爷饿着。”  “是小姐”  这是丫鬟春红作了回答,她下楼去了。不多时辰菜饭端上了绣楼,表弟韩晓峰扬起头问,“表姐,有酒没有?怎么不见姑姑姑父他们?”  “祭祖去了,舅舅舅妈他们没有去?”  “应该是去了,昨儿我看见了家里摆放着许多供品还有大量的纸钱。表姐你也吃,陪我一起吃,有点酒就更好了?”  “看你,也不小了?你,懂点事不行?啊,你是学生,怎么就恋起酒来?我不许你喝,吃饭。”  “不喝也就是了,你又生气,不知是人家想看看你。”  “看我?我好好的,你怎么来到我家?你你们学堂今儿不开课?学堂里的先生不管你?你,一定是逃学?看我不和舅舅说。”  “丽燕表姐,那个先生临时生病走了,我我……今儿是清明节,我看着爹娘都去祭祖,我琢磨着姑姑姑父他们同样也该去。所以,我……表姐,我,真的是想你,这不,我偷偷的就跑来看你,你不高兴,我现在就走。”  “别,表弟。来,都来了,你怕你的姑姑姑父他们都不知家,你吃了饭再走。我没有撵你走的意思,只要你好好学习。小雨,给少爷倒杯热茶上来。”  小雨是另一名丫鬟,她把热茶斟满递上,丽燕小姐为他接起,放好。她,目不转睛着看着表弟韩晓峰说,“晓峰,你不要再贪玩,再这样下去,你就不怕舅舅舅妈伤心啊?”  “我娘?她不会,有伤心她也不敢在我的面前暴露,她不敢,我就是怕爹爹,爹爹被我气得也很少管我,姐,丽燕姐,你看看他们,愚蠢不,我学什么习啊?用吗?哪家产我是打着滚的花,打着滚的吃也是用不完花不尽?用的着我辛苦学习吗?你是不知道,这学习它很”  当表弟韩晓峰炫耀着抬头向着表姐曾丽燕看去时,吓的他咽回了后话,表姐正在生气,冷冷的小脸儿是挂满了冰霜,吓得韩晓峰再也不敢胡诌,他歉意着说,“表姐,表姐,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我学好就是了,你你不要哭啊。我全听你的啊表姐,只要你不哭,我怕你掉泪,娘掉泪我心都疼,你若是掉泪我我的心更疼。我真要挖个坑钻进去,没有脸出来见你。姐,姐,我知道错了,我错了,我现在就走,刚才,先生生病临走时他留下的作文,我这就回去作,你不要哭,我走,我这就回去学习。”  “给你,学不学,哪个要管你?你好自为之,懒得理你,快吃,吃完你就走。”  小姐曾丽燕把刚刚拨好的鸡蛋放在了表弟韩晓峰的碗里,她知道表弟就爱吃鸡蛋,于是她又拿起一个慢慢再扒。也不搭理她的表弟韩晓峰,也不笑,更不抬头去看着他,看他韩晓峰。  “表姐,不要生气,我听劝也就是了,笑一个,你笑一个,啊表姐。”  噗嗤,噗嗤,表姐笑了,第二个鸡蛋也扒好了,“给你,冤家。”曾丽燕说完,就把扒好的鸡蛋放进了表弟的碗里。  此时的韩晓峰早把表姐先前扒好的鸡蛋吃了,他笑嘻嘻着,看着表姐曾丽燕说:  “表姐,我就知道你痛我,是不表姐?”  韩晓峰说着说着,拿起了表姐为他扒好的第二个鸡蛋吃起,他把鸡蛋放进了嘴里,竟顽皮着瞅着表姐曾丽燕在那里傻笑,他也不去咀嚼,就在哪里含着,看着表姐在那里傻笑,傻笑着。  “姑娘,你在和谁说话啊?”  “这这,啊,娘没有谁。”  于是她小声对着表弟说,“你快吃,是娘回来了,吃完你就走,不要怕她有我。”  曾丽燕她慌忙站起身迎了上来,“娘,你你,这这早就回来?俺爹那?”  “你在和谁说话啊?又是你的表弟,他他逃学?来到此地?我跟你说过多少回,让你劝劝他,让你好好劝劝他,而你,就是不肯,也不听,将来怎么成为我的女婿?丽燕你躲开,等着,看我教训完他,再来收拾你,你你,你俩人都是个不争气的孩子。哼!你等着我,小冤家。哼!”  韩晓峰一见姑姑到来,早就吓傻了,情急之下刚刚放进嘴里的整个鸡蛋韩晓峰他忘记咀嚼,一口就去吞咽那个在嘴中的整个鸡蛋。看见姑姑韩梅花朝他走来,他慌忙站起拜见,“姑”随即是扑通一声。  只听得,“嗵”一声响,韩晓峰,竟直挺挺躺倒在地。震惊中的人们赶紧上前,蹲下去查看,“怎么了?丽燕?”  “我我也不知道……啊,八成是吃吃”  “吃什么?”  “我看见他把一个整鸡蛋放进了嘴……里是不没有”  “快快,帮我捶打,你们还站在哪里干什么?快。”  慌了手脚的表姐曾丽燕,还有姑姑韩梅花合着诸多丫鬟前来帮助解救,姑姑早把侄儿抱起,她哭着捶打着韩晓峰的后背和前胸,她高喊着,“丽燕快快,捋捋你表弟的脖子,不对不是这样捋,顺是往下捋,顺着捋,快快,要快。”  一番慌乱的抢救,一声声痴痴呼唤,这个只有十五岁的,不爱读书的公子韩晓峰,在姑姑家吃鸡蛋竟被整个的一个鸡蛋竟卡在了哽嗓咽喉,韩晓峰竟被鸡蛋噎死。  二、  噩耗传来,刘芙蓉,韩青山他们夫妇如五雷轰顶,晴天霹雳。疯了似的母亲,舅妈刘芙蓉,一路啼哭着赶往姐姐家,她大骂着自家的相公韩青山说,“你看看,你看看,好端端的,活蹦乱跳的儿子他怎么就死了?就,他,怎么就死了?我不相信,定是你的姐姐及全家把他害死,我早就知道,他们看不上我的儿子,我得让他们给我的儿子晓峰偿命,儿子,晓峰,我的晓峰。”  悲哀至极的韩青山纵有百口也难为姐姐申辩,他劝也不是不劝又不好,原本伤痛的心更加似在油间走过。他看着自己的妻子,理解自己的妻子此时的心里,摇摇头他只是流泪没有说出什么。痛到心尖的刘芙蓉哀嚎着,叨念着,愤愤怒骂着;  “晓峰,晓峰,我哪苦命的孩子,儿子,青山你给我听着,你姐姐她做的好事,她,她老曾家做的好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哼!哼!你的姐姐早就看不上我的儿子,吃个鸡蛋就能把个人吃死啊?谁信?谁信?我一定让她的女儿为我的儿子抵命。哼!你们等着,哼哼哼!儿子,晓峰。”  悲伤失去理智的李芙蓉,她的思想,她的猜测就是证据,她愤怒着一拳一拳向着自己的丈夫打去,“我怎么会嫁给你,会嫁给你,不然我的儿子他他不会这样惨死,儿子,晓峰。”  “芙蓉,芙蓉,孩子他娘,你不要伤心,你的话,你你怎能这样说?是他,是峰儿他自己不小心吃鸡蛋被噎死的,反而赖着我的姐姐,晓峰是谁?是谁,就算不是她们的姑爷,噎死是他的侄儿,传出去好听吗?不许你这样猜疑和诬陷我的姐姐。”  “你给我住口,你说出大天,哼,我也让她们给我的儿子抵命。”  曾家的府门,曾家的门口,姐姐姐夫早站在那里迎接,迎接他们到来。刘芙蓉和丈夫下来车,她也不上前还礼,怒吼道;“我……我的儿子他在哪里?”  吓慌的这夫妇俩人前方引路,姐姐,韩梅花轻轻拽了弟弟韩青山的衣襟说;“对不起”  “姐,姐……快快引领我们去,去……”弟弟是痛彻心扉的哭声。  他、她四人径直奔着小姐曾丽燕的绣楼,她们匆匆跑上楼来,早听得绣楼里是一片哭声,母狮怒嚎着狂奔冲进;“晓峰……”  她直抵达曾丽燕绣床,见一人横躺在床上,正是自己的儿子韩晓峰;“儿”扑通一声她,刘芙蓉昏死摔倒在了儿子停尸体的床前,她并没有完全倒在地上一大半是摔倒了自己的丈夫韩青山的怀里。一缕香魂慢慢出体,她是去寻找谁?她是否正在奈何桥头观望?刘芙蓉的人中被姐姐韩梅花死死着狠掐狠掐。慢慢她的魂魄归位,气转回来。她无助的看着自己的丈夫,顷刻她狠狠的一推,自己在地上坐起她没有站起就半跪在窗前,用手去摸试着孩子;“晓峰,儿子……你你……你这个短命的孩子。”  她疯也似双手把自己的孩子抱起,就,就在这床前半跪着脸贴脸的哭泣,哭泣着,那悲怆,似哀猿鸣啼,谁人可看,谁心能忍,“她舅妈,你你……”  “你,你……要节……”  只见韩青山走上前,分开姐姐的规劝,韩青山展开双臂紧紧抱住她们母子二人哭泣着说;“他已经去了,你你不要哭坏了身体?你哭坏了身体,我我怎么办?啊,你你……”  突然,只见得,刘芙蓉松开了紧抱着儿子韩晓峰的手,用力断开丈夫韩青山的拥抱,她双眼喷着火厉声再问;“丽燕在哪里?那个小妮子她在哪里?你给我出来?出来?你,给我,滚出来。”  吓得哆哆嗦嗦的看见舅妈进来时就早站在床的一旁的曾丽燕小声说;“舅妈,我在”  就一把,像是个老鹰抓小鸡似早把个曾丽燕扯抓到了自己跟前,大声的逼问:  “你给我过来,说?你的表弟是怎么死得,讲,你要有一句瞎话,哼!看我不掀下你的皮,讲。”  吓得曾丽燕又陈述了一遍表弟死时经过;“啊?哈哈,丽燕,你个,说瞎话的小妮子啊?拿来,拿来?你们你们都是死人?都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你们还不快快把鸡蛋拿来,拿来。拿来,我倒要看看,看看她,曾丽燕,吃鸡蛋吃的她,是怎样的一个死法,你吃,你吃,曾丽燕你给我吃,我,我道要看看你真的会噎死,会被噎死啊?你你们蒙谁?”  舅妈刘芙蓉在寻找,寻找曾丽燕的妈妈,韩梅花。她要她给自己一个说法。  扑通一声是曾丽燕小姐她跪在了舅妈刘芙蓉的面前悲哀哀的说;“舅妈……舅妈,我也不想表弟他会这样,他他,真是吃鸡蛋”  “混账话啊?你蒙谁,蒙谁?啊?你蒙谁?”  “她舅妈,芙蓉,你看,俺的侄子韩晓峰他死了,你这样怪罪丽燕,你你这又是何苦?你再借她三个胆她也不能害死她的表弟晓峰。”  “啊?哈哈,这话您可说的轻巧,是丽燕死了你你你也会这样和我讲话?姐姐,我的好姐姐?”  “她舅妈,我我……现如今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取,是真得,晓峰这孩子看见我进屋,来到了这绣楼,把个扒好的整鸡蛋他整个吞咽,他他就是这样,自己被鸡蛋噎死了。”  “啊,啊,你们母女真早就盘算好是不?再串通一气,把个词语说全,糊弄我是不?气死我了,你们这是谬论,谬论,我不信。”  三、  “你你,韩梅花,那好,你给我听好了。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儿子是他,自己不小心是吃鸡蛋把自己噎死了,就今儿之事,今儿之说,你说,这事你说该怎么办,你给个说法?你讲,我倒是要听听,看看你的主意,看看你这个做姑姑的,你这个做岳母的意见?我的儿子死在你家,你再给个明确的说法?你讲,你讲,我听。”  “她舅妈,晓峰死了,我做姑妈的心里并不比你轻松,难过归难过,您看,怎样可好?她舅妈,我是想,这样可好;丽燕就是我们俩家的姑娘,你们,你们、等着你们她的舅舅舅母百年一后由她丽燕为你们披麻戴孝?您您看,她舅妈,舅舅你们看如何?”  “哈哈,他姑妈?他、姑妈?亏你想得出来?你你想的出来?要是你的姑娘丽燕她死了,我也是方才您您跟我说的那番话?你你,你的心里能过去,能过去吗?你能过去,我就能过去,我,我,好好端端的,活蹦乱跳的儿子,他他……早上临上学前还亲亲、亲吻我一下的儿子就……就……不在了,我要曾丽燕,给我的儿子抵命,是让她给我那苦命的晓峰他,抵命。他才十五岁,才……。”  “啊!?她舅妈,芙蓉妹子……这这……孩子她爸、曾宝骏你你怎么不说话?你你帮我求求她舅妈,求求”  “弟妹”  “谁是你弟妹?你的姑娘害死我的儿子时,她,她想没想道我是她的舅妈?是她的舅妈啊?哼,你这个当老子是怎么管教你的女儿?”  “你们还让我怎样他姑父,这样逼我,是我的儿子他死了,你的姑娘她还活着你能接受?可我那?我这白发人送他这黑发……晓峰,晓峰他他才十五岁都不到,你要我怎样,你们要我怎么?儿子,晓峰你死的好冤,好冤。”  悲痛穿心的刘芙蓉疯了似再度扑向了曾丽燕,“你你给我的儿子晓峰偿命,偿命。”  曾丽燕的头发就紧紧的被舅妈刘芙蓉抓满了双手,她还在那里绞缠,狠命的撕扯,撕扯着曾丽燕。 共 1564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睾丸畸形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互联网 如何在微信开微店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