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舟游诸天 第三百零六章 破军的出现

时间:2020-01-16 19:52: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舟游诸天 第三百零六章 破军的出现

武者对自己所能感应到的气机都是十分相信的。

世间或许还有伪装气机迷惑敌人的功法,但能够做到这一点,并在元皓这等高手面前完成伪装的人似乎还没有出现。所以元皓感受到了滔天的邪恶、狂暴、狰狞的剑意,便确定了那个方向还有敌人存在。

“敌人?会是谁呢?那个方向,是杭州营么?”元皓感应着气机出现的方向往东望去,却见一个打着红旗的营头已经往那边冲了过去。

追剿已经开始了,元皓麾下的霹雳士们以营为单位向那些溃败的绿林豪强发动冲击。虽然两只脚肯定是跑不过四支腿的,但是在如许混乱的战场上,还有很多人逃不掉,这些人就是霹雳士们的目标。至

于那些见机得快,运气好,早已拨转了马头走出了一段距离的家伙,自有另外的人来对付他们——为了彻底清剿这些绿林反对者,元皓特地从南边的主基地调集了三百辆机动车和三千手持米尼机枪的终结者作为围剿追击的主力。

想想看在《终结者》电影里州长拿着米尼极强横扫数百警察的沉稳与张狂吧!

虽然风云世界是一个高武世界,但元皓相信让三千州长乘着三百架皮卡,拿了六百挺米尼机枪应该能够将这些个本身就惶惶如丧家之犬的零散好汉教训一番。毕竟那可是每分钟射速高达五六千发的六管米尼冈啊!

追击的事情并不需要元皓操心,倒是东面的那股剑意却让元皓有些胆战心惊的感觉,在沉默的了一会之后,元皓决定亲自去那边看看。他将军队交给自己手下指挥,让他们按照最初的计划行事,又让文丑丑总领全局之后,纵起身法直接朝剑意兴起的方向掠去。

这一刻他也激起了自己身上武道真意,遥遥向对面进行一种呼应。他知道来到这片战场边缘的剑客不是好人,所以他首先表现出自己的强大,希望对方能够有所顾忌,不对自己的手下动手。

王对王,将对将,兵对兵,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必要,江湖上的高手大体还是会自持身份,不理会那些小人物的,只要那些小人物没有得罪他们,或者他们身上没有那些高手想要获得的东西,否则……

“应该会没事吧。”元皓这样想着。

但他终究是失望了,因为他感到地头的时候,映入他眼帘却是令他睚眦欲裂的一幕。

鲜血染红的大地,将这一番泥土都浸泡得有些泥泞了。血迹成扇面,从一点向外扩张,泼洒城一副凄惨的画卷。

在这副画卷之上无数人体的零件散乱的分布着,元皓睁眼望去,已然无法分辨这些零件的主人究竟是谁,这里又究竟死了多少人。因为这些零碎实在太小,太过杂乱了。

“你……你也太残忍了!”看到了对方,见识到了对方的邪恶和残忍,元皓脚步在离对方还有十丈左右的地方放缓了些许,嗅着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元皓的脸一下子冰冷起来,他寒声眯起了眼睛。

“谁让他们不随我的意……我只是想看看他们手中的铁棍而已!小小的一根铁棍竟然能发挥这样的威力,这着实难得啊。”对面那人笑着,须发飞扬的脸上带着一股狂傲的豪气。

这股豪气是霸道,是惨烈,也是阴冷,狂暴。

这是一个中年人,年岁在五十上下,身着一袭看着有些别扭的袍服。虽然他身上袍服的面料和针脚还算是华贵,但袍服的样式却总有点似是而非的诡异。

他是一名武者,挥发而出的武道真意也充满了剑者的凛冽,但来到他更强元皓却发现他并非简单的剑客,因为在他腰际的左边正挂着一把锋刃狭长的弯刀。

“这也就是说他也是会用刀的……”元皓看了他一眼,心中一想却是明白了他的身份。

风云世界里用剑的名人不少,用刀的名人也很多,可是刀剑其使,又带着如此张狂邪恶气息的人就只有一个——破军,武林神话无名的师兄,剑宗掌门剑慧的儿子,与无名有很深的恩怨纠葛。

破军视无名为毕生死敌,他兹念兹念的便是击败无名,拿到万剑归宗的秘籍,为此他更是不择手段,不但毒杀了无名的妻子,还投靠的倭人,从倭国无神绝宫的绝无神处获得更强的武学——杀破狼。

“……只是这些年破军都没有出现在中原武林,似乎在修习他的杀破狼。如今,他出现在这里,莫非他的杀破狼已然大成了。”想到这里元皓不由得心中一惊。

当然,他惊讶的并不是破军的出现,而是破军出现所代表的含义:

“破军都来了,我记得他是作为绝无神入侵中原的先锋存在的。他出现在这里,那岂不是说明绝无神也很快会来中原了?

唔,看来我当初想着等自家的战舰建好就杀上倭国的计划是有些不现实了。唉,时间还是太少了啊。”元皓对此有些叹息。

旋即看向破军的目光便充满了敌意。别说破军眼下刚刚残杀了自己麾下的战士,就算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平和的出现在这里,可只要元皓认出他来,那元皓便必杀他。因为他投靠了倭人,算得上是一个汉奸了。

而汉奸,那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思及于此,元皓便做好的动手的准备。而他这边敌意一表露,那边的破军便在气机牵引之下感受到了。

“小子!你要为这些渣渣出头和我动手么?”破军那阴冷中带着狂意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死死的盯住元皓。

“哼,你口中的渣渣可是我的手下!”元皓冷哼一声,怒气勃发的应道。

“那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些连点拳脚都不会的垃圾而已。那铁棍虽然精巧,看起来也有几分威力,但终究是外物,不为我辈所取!你就依靠着这样的力量,看来你的本事也不怎么样。”破军对此不屑一顾。

“不怎么样?哼,我拿下你却是够了。”元皓说着手中毫光一闪,一把样式古朴的长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拿下我?哈哈……”那人听闻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大声的狂笑起来:“我久不历中土,却不想现在的后辈小子竟然变得如此狂妄!”

说到这里,破军的话语声突然转厉,语气也在陡然间变得凶狠起来:“对我不客气的人,那些混蛋我已经把他给分尸了。现在,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如此和我说话!”

破军说着,狞啸一声,武道真意勃发,身上煞气升腾而起进而化为一头双眸青光闪烁的苍狼咆哮着朝元皓扑了过来。

破军心意已决,自然是打了先下手为强的主意。也不见他如何作势,他腰间的一刀一剑竟然出鞘半尺正好被他的手所把握。他这一对兵器也是天下少有的神兵——天刃,贪狼,此一刀一剑,无一不是带着浓烈到骇人的煞气。此时,他刀剑齐出,一股惨烈的凶煞之气便铺天盖地地汹涌而来。

“受死!”

破军怒喝一声,没有半点犹豫,刀剑起施之下,惨烈的刀光剑气弥漫天地。一时间,杀意如潮,凌厉凶残的攻击在破军手中顺手拈来。不过一眨眼功夫,十几丈雪亮的刀剑神光便带着无尽的凶戾之气如排空巨浪一般朝元皓当空罩下。

元皓脸色一变,感觉到了无边的凶险。毕竟,破军的刀光剑气太可怕了,其中蕴含着恐怖的能量,所过之处,虚空涟漪阵阵,几乎要被撕裂了。一股股凶煞的意志碾压过来,无声的诉说着他的狂猛与霸道。

行家一出手,便晓得其中的真切。破军此时便将他与雄霸同级别的武功展现的淋漓尽致。

面对破军刀剑齐飞而扬起的刀光剑气,却是沉着应对。他双腿如风,一套霸道刚烈腿法施展开来,雄绝的劲道,连绵而出,放眼望去,无数青灰色的腿影不断透空打出,带起了猎猎的呼啸声,以蕴含于其中的庞大力量不断撕裂破军那层层叠叠的剑气刀光。

而就在他腿上做功不断的同时,他手里那把泛着五彩毫光的长剑也开始挥舞起来。霎那间,蒙蒙的剑光闪烁,道道剑影显出玄妙,沿着奇异的轨迹杀了出去,每一剑都似乎击在了破军招数的破绽之上。

烈强腿绝,天命剑道,元皓心分二用分别以腿、手施展十强武道中的两者,以绝强的武力硬碰硬直接招架破军的攻势。

“轰……轰……轰!”双方的劲道在虚空中碰撞,一片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两人之间尘土泥石乱飞,形成一片灰蒙蒙的烟幕将两者的视线全都遮蔽。

浓重的烟幕,飞扬的泥雨将彼此的身形都消失在对方的视野之中,但这并没有影响两者之间的感知,武者之间的交手极为迅速,眼睛反而成为了不那么重要的存在。级数到了元皓、雄霸、破军这一级别,一经动手靠得不是看,而是听,用心去听对方的行动。

“哈哈,你这个小辈,也想对付老子,你们那点功夫还差的远呢。”

破军狂笑连连,忽然间气势大涨,一重重灰白色的领域从他身上蔓延出来,瞬间笼罩了方圆几十丈的虚空,这灰白色的领域之内,凶煞之气流动,很是可怕,不仅可以束缚人的身躯,动用天地之力碾压对手,而且这领域之内还充斥着破军的武道真意,杀破狼真意。

破军在东瀛苦修二十年,现在已经是武道金丹境界的修为,而且还凝练出了武道领域,算是武道金丹境界中的强者,非是等闲之辈,现在他就连武道领域都施展出来了,显然是不准备有半点留手了。

也不知他究竟和元皓有什么深仇大恨。或许在他这样极度自我,个性残忍狂暴的人眼里,一切违逆自己意思的弱者都是要被自己杀掉的吧。

破军全力以赴了,元皓很快就感受到全力以赴的破军究竟有多么可怕。

在破军领域的镇压之下,元皓感觉到身躯仿佛有了万钧之力,沉重如山,动弹一下都需要花费莫大的精力。他的速度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宛如泥潭一般的沉重压力,让他的面色微微泛白。

而充斥那领域之内的无穷凶煞之气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灵,让他不得不花费莫大的精神来镇压自己的心神,否则一个不好他就要被这凶煞之气侵入体内,说不定整个人都要疯狂起来。

这才是眼下最让他难过的地方,尽管他的心神早已比一般人要来得强大许多,新人类的特质和念动力的强化都让他有了以精神力直接干涉现实的能力,但念动力虽强,终究也只是多出来的一把手,比之破军这等凝练已久的极端情绪的感染却是还要稍差一些。

这一些的差距实际上是元皓自身境界的不足所引起。毕竟在金丹这个境界之中,元皓比雄霸、破军这样的狠人还是差了一些,他当初击败雄霸靠的可不是自己武功的高强,而是手中神石对于自身攻击的放大。

而这样的放大都是针对真元力道的,可对于精神……元皓发现神石对此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也是神石的不足了。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不足,元皓于此时才显得比较谨慎。

而谨慎的结果,便是让元皓在这一时之间完全落入了下风。

高手相争只差一线!古人诚不欺我。

元皓此时,就在品尝落在下风的苦果。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但见身边到处都是一束束凌厉的刀光剑气,杀伐凌厉,森然可怖,不过十几招过去,他的身上就留下一道道伤口。

这伤口虽然不是要害,可也鲜血淋漓,看上去极为严重。

“这可不行!”元皓心中恼火,当下大喝一声,眼中射出恐怖的神光,他手中剑光一收,五彩毫光一闪而逝,化为一双朦胧的手套,套在他的手上,让他转而使出一门掌法。但见这掌法,雄浑大气,绵密悠长。一道道闪烁这蒙蒙毫光掌影环绕在他身边,组成了一个圆球的形状。

破军只听得嗤嗤之声不绝,便瞧见自己劈向元皓的的刀光剑气被他的掌力生生地抵挡住了。

“这……这是……”破军微微一惊,他自然看得出来,元皓所使出的武学极为精妙,其中蕴含的武道真意之恐怖,就算是他自己,都不得不为之赞叹。

“不过……”破军神色转厉:“你的武功是不错,但是境界还是差了一点!看我破你!”破军怒吼一声,手中招数越发变得凌厉起来,显然他已经为了取胜将自己的功力进一步提升上去。

武林高手有的是办法将自己一百分的力量化作两百分的攻击。他用力了,元皓便更显得有些不支。

不过,元皓并没有因此而紧张或沮丧,相反他笑了起来,似乎已经把握到了某个致胜的要点。

南充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能彻底治好吗
治癫痫病昆明哪家医院好
陕西白癜风治疗费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