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28岁男子为结婚在地铁站举牌征女友组图

2018-12-03 15:36:45

28岁男子为结婚在地铁站举牌征女友(组图)

牛祥峰22岁时在长城 牛祥峰在北京西单地铁站举牌征友 牛祥峰老家村庄牛祥峰上宁夏卫视征婚 “感情不顺呀!”采访牛祥峰时,他经常重复这句话。 牛祥峰是山东人,老家在鲁西南,28岁,属兔。个子不高,脸黑,脑门后的头发是竖着的。他走路快,说话快,连喝水都快,一根香烟,几口就抽没了,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子焦急劲儿。 为了找到女朋友,他想了各种办法,甚至在南京、北京,跑到N多地铁口举牌征婚,为此,还上了十来家电视台。 “我是多么无奈,才举牌呵!想到的路,我都走了。,真把我给逼急了,为了我爸,我拼了!” 说话间,他麻利地从电脑包里掏出曾举过的牌。自制的,两页对折,中间粘了双面胶,上边写着:“我要找女友”、“爸妈催婚了”、“没有爱情,现在我看到家人来都心惊胆战!” 他端着牌子,往前凑了凑,提醒道:“我见不见报无所谓,你把它拍清楚喽,上边有我的号。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赶紧、赶紧找到女朋友!” “当时,有一种‘泰坦尼克’的感觉,我就是杰克!” 牛祥峰说自己英语不好,怎么也搞不定,失望了。初中没毕业,就进了江西一所民办中专,学计算机。毕业后,去山东济宁,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 “当时,年少轻狂,老自信了。咱脑子不笨,而且,认准的事,敢想、敢行动。”上学时,他读了不少三毛(台湾女作家)的书,觉得自己受她影响特别大。 老家那种相亲,见几面就订亲、结婚、生娃、过日子,牛祥峰不喜欢。“我还是想在外边自由恋爱,我喜欢她,她喜欢我。然后,我们一块儿出去旅游,两个人一起奋斗、挣钱,买辆小车,再开车自驾游。衣服穿得好一点,让父母过得好一点,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呵!” 19岁,牛祥峰初恋。 女孩是纺织厂女工,比他小一岁。“她从来没坐过火车,没坐过轮船。从来没有旅游过,没见过大海。”春节,俩人没回家,牛祥峰领着女孩去看海。 “呜——”轮船鸣叫着,驶出烟台港,奔大连去了。可惜是夜航,海上啥风景也看不见。但女孩还是兴奋,睡不着。半夜,还要去甲板看海。本来要在船舱看行李的牛祥峰,见她一个人去害怕,就陪着女友,爬上甲板,跑到船头,相拥而立。 “当时,有一种‘泰坦尼克’的感觉,我就是杰克!” 在剌骨的海风里,俩人聊天、说笑。“我看她的眼神,老兴奋、老开心了。她快乐,我就快乐。”在大连,俩人去了罗斯福广场、星海公园、老虎滩。女孩一直想看海豚,牛祥峰带她去了海洋公园,但她死活不进去。 “门票太贵,她舍不得。我俩剩下的钱不多了,她说等找着工作,挣了钱再去。有时侯,她是很懂事的。” 女孩过生日,牛祥峰偷偷设计生日贺卡,A4纸大小,画上花呵、心呵、丘比特啥的,又是剪、又是粘。还做了幅女孩的大写真,跟个大明星似的。 “生日是大年初二,那天有很多好吃的,有花有音乐。我把蛋糕摆上,把灯关了,点上蜡说,看看你的东西吧。” “每看一样,她都惊叫,一次比一次兴奋,高兴坏了,还没人给她这样过生日。我看了特别幸福,就像荷西为三毛做事情一样。我向往那种专一、忠诚、浪漫的爱情。很多人都向往,但不去做,我想到了,就去做。” “我们不吵架时,感觉特美好;一吵架,我就特别烦。” 有天,俩人去找工作,离面试还有仨钟头,女孩要去对面的“童话城堡”玩。“进了城堡,逛呵逛。我背着她,走呀走。眼看时间快到了,看她那么高兴,我不忍心。结果面试晚了半小时,没面上。她一路哭着回家,怨我。” 女孩也没谈过恋爱,牛祥峰说她心眼好,但好多事想不到,也不懂。“可能是韩剧看多了,她觉得我对她好,为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她总说:谁叫你是男的,是男的,就得对女的好。” “比如,在一起时,她从来没给我买过礼物,我不是计较这个。就是说,她不知道怎么关心、体贴人。也可能心里有,但她从来没做点什么,我没感觉到。” “爱是相互的,既得到爱,也要付出爱。生活不是韩剧,我不是富二代,不能整天光玩,不去挣钱呵。我也有累和烦的时候,当你累了,她不会为你捶一下背。一年的时间,她从没打扫过屋子,扫扫地什么的,因为都是你在做呵。我也希望得到关心、认可。” “处了一年多,后来我真的累了、怕了。虽然心里不舍,但还是决定分了。” “过日子,也不能光吃饭、睡觉吧” 在牛祥峰的老家,相亲年龄是十八九岁。 牛祥峰在家排行老四,上面有三个姐姐,他爸曾当了20多年的大队书记。“我爸在我们那儿挺有威望的,方圆十里的人,都认识他。后来我爸做生意,也成功了,一年净挣两万。那会儿,订亲彩礼才三千三,现在,要么六万六,要么八万八。跟村里人比,我家算数一数二的。” 他十八九岁时,来家里提亲的人,多得堵门。他爸外出,都不敢从媒人家门口过,看见了,就拉着问:你儿子什么时候回来? “22岁,在我老家,就快成剩男了。”牛祥峰的年龄优势没了,提亲的人明显少了,他爸妈坚持不住了,春节牛祥峰一回家,就张罗着相亲。连相了几个,有个女孩相中了他。聊了聊,找不到共同语言。 他爸妈急了,说你就愿意吧!明年你就23了。在他们眼里,23岁,已经是很恐怖的年纪了。 “我死活不干,所有人都说我固执。” 牛祥峰说相中他的那个女孩,属于那种“吃饭睡觉”型的,人简单,没什么想法。他俩聊天:“挣钱为什么呵?吃饭;结了婚、挣了钱干什么呵?存起来,吃饭。” “这就好像吃饭,除了放盐,是不是也得放点其它调料,才有味道呵。过日子,也不能光吃饭、睡觉吧。” 家里逼得紧,自己又不想凑合。大过年,一家人本应高高兴兴的,因为他的婚事,父母整天哀声叹气、愁眉苦脸。 “我也是个有理想的人。我想好了,女朋友,我还是自己出去找。老家毕竟不好挣钱,出去干活自己认识。只要有女朋友,能结婚,这事不就圆满了嘛。” 大年初八,凌晨三四点,牛祥峰提着行李,翻墙,偷偷溜出家。 走前,他给父母留了一封信,大意就是:你们放心吧,儿子肯定会带个女朋友回来滴! “22岁,在大城市,好多人还在上学呢。我长得也不算太差,只要努力挣钱,对别人好点,让女孩感觉到我的真心,一定会找到女朋友的。” 他先去找一个在城里做生意的姐姐,跟着一起做外包送餐。“生意挺顺的,也没人欺负咱,特别挣钱,一天都是五六百,一年20万呢”。但每天都是买菜、做饭、送餐,接触的人,几乎都是干装修的老爷们儿。一晃半年,女朋友连个影儿都没有,牛祥峰着急了。 “看我还没结婚,村里人已经把我定性了:光棍!我爸也是要面儿的人,以前,混得不如他的、连饭都吃不上的人,儿子都结婚了。这种落差,这种压力,可想而知。” “在城里,一个楼住着的人,只要门一关,谁知道你是谁呵,我结不结婚,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在农村,就不行,人际关系多密呵。屁大点的事,一顿饭的功夫,全村传遍,越是破事,传得越快。 “我爸以前多风光,说话老响了。因为我的事,他渐渐不说话了,后来都不怎么出门。想打个牌,都是骑个电瓶车,去邻村玩。人老郁闷了,一天抽两包烟。” “还有一个情况,我爸是老烟民,有支气管炎。我姐带他做体检,医生说他,你不要再抽烟,再抽,对你身体非常不好。我听了,就忧心忡忡的。” 春节在家,他爸劝他结婚时,坐在沙发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一会儿功夫,就是十几根。“我心痛坏了,想说你别再抽了,但又不敢。毕竟现实问题摆在那儿,我马上就23了,他愁呵!” 时间不等人,牛祥峰收拾行李,又奔苏州去了。那边厂子多、人也多。很快,他进了一家电子厂。“我想错了!一进车间,打眼一瞭,哇噻,里边坐的全是男的。” 又一晃,春节到了,牛祥峰没敢回家。 “过年家里吃得好,热闹又不用干活。我特想回家,但是怕了。相亲,你不愿意,父母难受;你愿意,自己难受,不敢回。” 这个春节,过得挺凄凉。 “我爸住院,我在苏州,我妈孤零零一个人在家。在俺村,年三十晚上谁家不是团圆呵!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点瓜子、水果,说说话,看看春节晚会,多幸福呵!而我们家,三个人在三个地方,都想团圆,彼此思念,却不能在一起。” “我还是想圆满一点,带个女朋友回家,她在我爸妈面前乖巧、懂事,干点活儿,让我爸妈开心,一家人待在一起,要多好有多好。唉,感情不顺呀!” “那个晚上,我哭了半夜,春节晚会也没看。特别自责,觉得自己不孝,不能陪父母。我想我爸,想我妈。所以,我当时想,过了年赶紧跳槽,赶紧找女朋友,赶紧恋爱,赶紧订下来。下个春节,一起回家。” 过年没多久,牛祥峰去“欧莱雅”面试。他事前打听了,这种大化妆品厂,招人时就有男女比例,女多男少。进厂后,确实女孩多。 “我高兴坏了。可是,没多久发现,这里好多女孩看着不大,但实际上,已经结婚或有男朋友了。跟我年纪差不多的,90%结婚了。” 厂子待遇好、吃得好、活不累,一个月挣3000多。牛祥峰不想走,下班后,他上找女朋友,上的是“赶集交友”,免费的,还真找到一个。 女孩在昆山上班,坐高铁到苏州,也就十来分钟。交往后,女孩说结了婚,就不想上班了。“我说可以呵,但结婚前先上着。我是这么打算的:先好好挣钱,存起来,以后做点生意。真结婚了,她在家看孩子,我挣钱,多好呵!” “没想到,她还不如我个女朋友,起码人家心眼好。谈了3个月,她一天班也没上,天天就是吃喝玩乐呗。我存的几千块钱花光了,她还没有上班的念头。人家根本不想未来,不想跟我好好过日子。跟她在一起,我看不到希望,所以分手了。” 24岁那年春节,因为还没有女朋友,牛祥峰又没敢回家。 “现实里,那有那么多高富帅,大部分还不是像我一样的人” 在“欧莱雅”干了一年半,牛祥峰又把工作辞了。为了尽快找到女友,他又奔南京,想上着名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但报了3次名,都没结果。 “就你一个屌丝,苦逼哈哈的,也想上?”一个友说他。“想上节目,两条:要么你是高大上,要么你是个奇葩,能逗得人哈哈大笑。” “不是‘非诚勿扰’嘛,我心诚,我真是来找女朋友、结婚的。”牛祥峰不甘心,跑电视台门口站着,想打动人家。站了好几天,还是没上去。 “考虑收视率,咱能理解。但现实里,那有那么多高富帅,大部分还不是像我一样的人。你是电视台,也得考虑社会需求吧。” 受挫后,牛祥峰还是挺沮丧的。但饿了,得吃饭呀。他拐进一家小饭馆,端菜的妹子长得不赖,服务也贴心、周到。 “这样的做我女朋友,就很好呵!”他脑子一转,有主意了:去大酒楼,那里做迎宾、服务员的女孩多。 “我信一句话:生活不相信眼泪!你哭有什么用?你得想办法,你不去找,就单着!你没有女朋友,你爸妈就不行!” 很快,他在玄武湖附近的一家大酒楼,顺利当上了服务员。 酒楼好几层,牛祥峰在二层干散台,服务员主要是男的和上了年纪的妇女。但楼上包间的服务员,都是长得好看的女孩,二十岁上下。“光服务员就七八十,年轻女孩至少有四五十。” 营业时,他们各在各的岗位,但开例会、吃饭都在一块。牛祥峰说自己不属于那种,见了女孩特会挑话的人,有些害羞。一张嘴问人家多大了、那儿人,然后就不知道说啥了。如何跟生人沟通,步总做不好,没有搭讪的能力和技巧。 “我看上的女孩,起码有二十几个,都挺乖、挺懂事的。皮肤也好,衣服穿的也好看,我看那个都好,可我不敢追呵。” 他有一个顾虑:和看上的女孩套近乎,送小礼物,追上还好,万一没追上,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怪不好意思的。“大家在食堂吃饭,吧哒几嘴就走了。下了班都半夜11点,各回各的宿舍。”在酒楼上了两个月班,找女友的事,一点儿进展都没有。这时,离过年还剩4个月,他行动了。 一天,又开大例会,全酒楼的服务员都到齐了,离开会还差5分钟。像发考卷一样,牛祥峰拿了一摞个人简历,分发给大家。 简历上写着他多大、那里人,父母催婚,两年没回家过年了。来酒楼上班,主要是想找女朋友。还说自己靠谱,不会一辈子当服务员。70多份,发光了。 小小地轰动了一下。开会的人,一下全认识他了。女孩们边看、边乐,交头结耳地谈论:这人太搞笑了。过了半个小时,领班叫住牛祥峰:经理让你上去! 进了办公室,经理头一句话就是:签字、走人!一天不留。 “为什么呵?” 为什么?经理气呼呼地说:你小子来我这儿,敢情不是来干活的,是来潜伏的。再待一两个月,你回家了不说,还要带走一个。现在,招个好看点的小姑娘容易吗。 “真像他说的,假如再给我一两个月的时间,真能搞定一个。我是店里的名人了,女孩知道我咋回事,天天见着我,慢慢就会跟我接触、聊天。没准那个,就喜欢我这样的。到过年,真带个女朋友回家了。” “一开除,就没机会了。唉,感情不顺呀!” 离过年越来越近,他上百度,搜“怎么找女朋友”,看到有人说“举牌”。 “干脆,我也举吧!” 牌子很快做好了,他带着去了新街口,人来人往的地儿。天,他把牌子掏出来,但没勇气举,走了。第二天又去,还是没好意思举。 “回去后,我跟自己说:你这样不行!你不举,你就单着吧,还回不了家。”广告牌上,有春节倒记时,过一天,撕一页。“我刺激我自己,再不举,你就死定了!你窝在家里,就永远不行,就算有女孩敲门找你,也是送快递的。”第四天,他举了。 “我举牌的目的,就是想扩大交际圈。说白了,就是求关注。” 断断续续举牌一个多月,牛祥峰上电视了,上的是《南京零距离》。报道说:今天中午,25岁的山东小伙,带着自制的广告牌,来到地铁鼓楼站,广告牌上写着:我要征女友。时间不多了,离春节还有83天了……在鼓楼站了半个小时,也没人过来搭讪。 “但是,我举牌成功了!” “在街上举牌,可能有100个人看见你;电视一播,可能就有10万人看见了。反正,加我的人七八百。上去聊呗!男的一律拉黑,女的能有百八十的。我和其中的一个女孩谈恋爱了,她也和我回家了,我终于完成任务了!” “你急吧,急来了酒托、婚托” 春节过得挺开心的。 女孩跟他年纪差不多,牛祥峰挺喜欢的,他爸妈也喜欢,村里人也觉得不错。“也许是人不能惯。一开始,这女孩挺懂事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爸妈对她太好了,慢慢地,她变得好骄傲呵!动不动就说要跟我分手。” 这个也要分手,那个也要分手。“我跟她谈了好多次,我说,你别这样,一家人,应该宽容、理解,不能要挟,更不能耀武扬威,让一家人伏伏贴贴的。你再说分手,可要先考虑好喽!” 有一次,女孩又说:反正你爸妈已经离不开我了!“她说这话的时候,我看着她的眼睛,突然感觉我不认识这个人,好陌生呵!那种冷漠、那种高傲。” 跟女朋友分手,牛祥峰没告诉父母。反正这个年已经过好了,离下个春节还早。这时,他在南京考的驾照下来了,正好有个在北京的亲戚,手上有辆小货车,喊他过去。牛祥峰立马买了张打折机票,平生次坐上飞机,去北京奋斗了。 生意真不错。牛祥峰开着小货,去建材城给人拉家俱什么的,一个月能挣五六千。没事上上,他上了婚恋站,注册成了线上会员,继续找女朋友。 上交友得花钱买“邮票”,否则,不能给看上的女孩发信。“花钱我也认!充200元,半年时间,可以随便发信。”牛祥峰特别用功,晚上那儿都不去,趴电脑上,一耗就是两三个钟头。 “现在物质女特别多,女孩老现实了。自己明明是外地的,一个月收入两千多,却要求男的在北京有房。北京一套房,得300万,谁有那么多钱呵!” 一个女友,在婚恋站待了好几年,34岁还没找到对象。她和牛祥峰上聊天:我能理解你!像你这么大时,我也很着急。我的要求不高,就是一起好好过日子。可遇到的很多人不靠谱:要么是赌徒、要么花心、要么是暴脾气,还有带孩子的…… “越急越不行,欲速则不达。你急吧,急来了酒托、婚托。” 说到这,牛祥峰举起:“你看这个女的,一上来,老热情了,哄你出去吃饭、喝咖啡,肯定就是一个托儿。咱不傻。” 牛祥峰泡在上,扒拉来、扒拉去,精挑细选了两个多月。 “中国的单身男女,太多太多了!像我这样的,不是个例,可以说是社会现象。”既然人“海量”多,女朋友总该找到了吧。 “找到了,必须找到。” 新找的女朋友,是个河北女孩。“挺瘦,长发,比我小两岁,是我喜欢的类型。”女孩上班在通县梨园,一到双休日,赶五六十里路来看他。 渐渐地,女孩嫌牛祥峰老不去找她,不陪她。“那时候生意火。一到双休日,活儿特多,忙了。我跟她说,双休日你过来,有活我去拉,没活就陪你。” “客户来了,我让她在家玩电脑,匆匆跑出去。拉完活,在菜市场买些东西,匆匆跑回来。一起做饭,一起聊天,这不挺好嘛,可她不满足,还是抱怨我。” 有个双休日,牛祥峰两天没拉活,专门陪女朋友,开车拉她出去玩,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这回该高兴了吧,没想到玩完了,她却说我,这两天净花钱,你可是一分钱没挣那!天呵,又让我陪着,又让我挣钱。” “我自己后来也反省,可能我性格中,那种柔性的东西不够,哄女孩的耐心不足。咱山东人嘛,还是太耿直,太直截了当。我想,都老大不小了,谈得差不多,就好好过日子呗。” 又吵架了,女孩哭着走了,打不接。牛祥峰一直打一直打,女孩终于接了,说:“咱俩分手吧!你只想你自己,你自私!” 谈了俩月,牛祥峰和第四个女友,又分了。 这时,他一直担心的事发生了,他爸查出肺癌。 “问题就在这里:90%的人,根本不相信我” “肺癌,在所有的癌症中,是杀手。”牛祥峰上查询。医生也告诉家人,他爸的病情不适合手术,估计存活期不会太长。 “时间不多了,爱情快来吧!我从忧心忡忡,到心急如焚。”他又想到了举牌征婚,可北京,在那儿举牌效果好呢? 牛祥峰先实地考察了一番,东单、王府井、西二旗、大望路等地都去了。“像国贸我去了4次,不行。一是城管管得严;二是男比女多。而且白领多,也不适合咱。西单就不同了,在北京,举牌的地方,就是西单。” “站在西单地铁口,经过100个人,就有六七十是小女孩。买东西便宜嘛,还有大量小吃店。又好玩、又能逛、还有好吃的。” “来西单的人,多是来闲逛的。小女孩喜欢自拍,也爱拍人。我举个牌,就会有人来拍,发到上,传播率高。” 牌子重设计、重新做,折起来能放进电脑包,便于携带。2013年10月4日开始,牛祥峰每天上午拉活,下午去西单举牌, 视频里,牛祥峰直挺挺地站着,身背电脑包,单手举牌,抬头挺胸,戴个墨镜,不说话,也不看人。 “干嘛戴墨镜?不让人看见你的真面目,咋找女朋友?”有人问他。 “举牌时,有的人看我的眼神特别犀利;有的人很鄙视我,也有的人用凶狠的目光瞪着我……。跟他们眼神交流,时间长了,我怕自己受不了。所以,戴上墨镜,统统屏蔽!” “还有,我牌上写着号,真对我有兴趣,可访问我的空间,那里有我的照片,不戴墨镜的。我举牌时,站得比武警还直,一般不看人。不管人家说我什么,我都不回话,愿者上钩吧。” 加他的人不少,有逗他玩的,有好奇的,有嘲笑的。基本说法是:不靠谱、炒作;是个骗子、精神病吧。 “问题就在这里:90%的人,根本不相信我。”。 有人把他举牌的照片发在上:看看,狠角色来了!还有人说:像这样找对象,再举20年也找不到。有个女孩,甚至在里问:“你是坏人吧?不会先奸后杀吧?” “听了不是不受打击,可我爸都那样了,我还顾这些?和我爸比,其它都不是个事儿。我就想早点恋爱,让我爸走之前,看到他儿子是幸福的,不留遗憾。” 2013年,离“光棍节”还有两天,交友站举办了一场线下相亲会,在上地一家大商场里,牛祥峰背着牌去了。 现场有几百号人。牛祥峰看见电视台的人,也扛着机器往里走。他凑过去:“嘿,哥们儿,能不能帮帮我?”他想让人家拍他举牌,电视台的人直摇头。 又过了一会儿,CCTV的人来了。牛祥峰跑过去,跟人家讲了自己的事,那个人说:行,帮你! 牛祥峰赶紧掏出牌子,举了,还讲了几句话,电视台的人拍了。“他们主要采访现在社会单身男女的择偶观、剩男剩女择偶难什么的。至于播不播,我也不去想,毕竟,人家是央视嘛。” “我还是相信,那个对的女孩会出现” 在西单举牌一个多月,没见效果。牛祥峰想来想去,的相亲平台,还是《非诚勿扰》莫属,他又去了南京,又到电视台门口站着。 “站到第8天中午,我的突然乱响,不知道咋回事。回去打开电脑,狂跳,访问量一万多,十几分钟,加我的人上千,我当时懵了。” 原来,拍他的视频,央视的《直播间》播了。“新浪的点击量有30多万。有五六个女孩,马上要来北京找我。” 牛祥峰的第五场恋爱,开始了。 女孩家在东北,靠近鸭绿江。“个子比我还高,身材特棒,像模特一样,我好自卑呵!”说到这,牛祥峰突然“嘿嘿嘿”地笑起来。 “她从来不看电视,就那天中午看了一眼,就看见我,就跑来找我了。她说喜欢我,说我勇敢。看看,这就是缘份!” “感觉啥都好!她喜欢我,我更喜欢她,她愿意跟我回老家。”方方面面的条件都到了,这回应该大功告成了吧。 “怎么说感情不顺呵,就差一点儿了,女孩爸妈不同意。” 就像当年他离家出走一样,女孩也是偷着从家里跑出来的,没告诉父母,从东北跑到北京。“她是94年的,比我小7岁,小女孩呵。”没来几天,女孩父母一个接着一个,催她赶紧回家。 “我感觉女孩是真心的。她甚至跟我说,咱俩把号换了,他们再也找不着人,咱俩过咱俩的日子。” “我没同意这么干。,她爸妈只有她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第二,她年纪这么小,假如她关机、我关机,她爸妈找不见人,会急疯的。眼看快过年了,我不想让人家爸妈,过一个不安心的年,我尝过那种滋味。” 他劝女孩先回家,说服父母。腊月廿,牛祥峰送她去车站。 “走的时候,她哭得稀哩哗啦的,我也哭。她舍不得我,我更舍不得她。我还抱着一丝希望:万一她爸妈同意呢,只要她能再回来,我俩就成了。” 2014年春节,牛祥峰带着“悲壮”的心情回家过年。“我想多看我爸一眼,多陪他几天。回家见着我爸,看他老了很多,心情特别难受。” 东北女孩再也没回来。 “虽然她没回来,但这次我看到了希望:感情找到了,离成功一步之遥!只要她爹妈同意,我们不就成了嘛。” 自打央视播出后,牛祥峰又陆续上了十来家卫视。山东卫视播出后,老家的人也看到了。前几天,牛祥峰的小姐姐给他打,上来就问:咋,你又上电视了?“家里人全反对我举牌,嫌丢人。北京的亲戚,把小货车都卖了。说我举牌,是瞎耽误功夫。” 2014年11月中旬,牛祥峰姐姐打来,说他爸不能动了,让他赶快回家。回家一周后,牛祥峰的父亲去世。 “我愧对我爸。假如我有女朋友,早点结婚,他的心情就能好点儿,就能少抽烟,就不会这么早走……但是,他的儿子,确实尽力了。” “你现在后不后悔,当初没听你爸的话,把婚结了?”有朋友问他。 “不后悔!结婚,毕竟是我一辈子的大事,我不想凑合、别扭地过一辈子,现在也不想。感情不顺,命不好,我认,但我不抱怨。我还是相信,那个对的女孩,会出现。” 从老家回北京,临走,牛祥峰又去了父亲的坟前。 “我给他烧点纸,我在心里跟我爸说:你放心,儿子不会放弃的!一定有那么一天,我会带着她,一起给你上坟。我会好好挣钱,撑起这个家。”

叉车报价
lng储罐
捕野鸡机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